Image   

      很多人都曾經跟我說過,人生中最痛的時刻,就是生產的那一天。朋友慘烈的產程聽得多了,我摸摸鼻子決定兩個孩子都剖腹生產。我是一個一點也不勇敢的媽媽,我不喜歡為母則強則句話,我懦弱、怕疼,遇上傷心難過的事情,會像個一歲孩子一樣滿面是淚的號啕大哭。

    今年八月十三日,七夕那晚,我在家裡關拉門的時候,這一個星期來都推的不太順的門,突然橫空脫離軌道掉下來,我根本扶不起這重達數十公斤的門,想閃過卻已來不及,門重重砸在我腳背上!我整個人跌坐在地,完全不能起身,尖叫著呼喚我先生過來。我忍不住全身顫抖著大哭起來,一直重覆說一句話:「我腳斷了…..」先生叫我冷靜下來,可是當他看到我腳背上迅速隆起,一整個拳頭大的腫塊,他也嚇的也愣住了。

    先生趕緊把我放到嬰兒推車上要帶我去挂急診,正準備睡覺的小阿弟,吃著手指頭愣愣的跟著推車往前走,他沒有想到為什麼是媽媽坐推車,而不是他。我哭的太過失態,阿哥過來牽我的手說:「媽媽,哭不能解決事情。」

    我用手掌遮住臉上的眼淚,我說:「我知道,可是這真的好痛。」

    原來這就是最痛的時刻。可能以前遇上了什麼傷心難過的事,哭得不能自己的時候,也覺得這是人生最痛,可是和身體上巨大而將你撕碎的痛楚相比,我覺得傷心比較不痛。因為傷心不會流血、骨頭不會斷掉、傷心不用打石膏……

    這一個月來的心情,我到現在才能訴諸文字抒發,一來因為剛開始必須躺着抬高腳,不能在電腦前久坐,而後來的我又染上感冒、頭痛、甚至好幾年不曾發作的扁桃腺炎也突然來了,還一路燒到39度,緊急去打了退燒針,我燒的茫茫然的夜裡,還記得在床上縮成一團,保護腳不要被孩子們踩到。

    剛開始躺在床上就開始怨天尤人的我,只要一想到好長一段時間不能開車(傷的是踩油門的那塊骨頭),不能穿高跟鞋,不能走路當然也不能逛街、不能久站所以也不能下廚,每天只能躺著看太陽降落星星升起、不知道今天過到了哪一天的日子,一整天變得無比漫長。

    我想,吳淑珍一定不快樂,就算有一百億換不到一雙健康的腳也不會快樂。

    而萬幸的是,陸續得到了好多人的幫忙,來自家人、朋友、甚至朋友朋友的朋友……為我介紹醫生,帶我看診,最後轉診到一個骨科名醫。原本我想,這種凌晨三點就有人去排現場號、一天要看四、五百個病人的醫生,真的有傳說中那麼好嗎?結論是真的很好,他看X光片很仔細,解說時態度親切,回答每個我愚蠢的小問題,我心中惶恐不安在此塵埃落地。

    三個星期後回診,他對我說:「恭喜你,你很幸運,骨頭沒有移位,恢復的很好。」放下了可能會終生跛足的懸念,我幾乎要喜極而泣。

    感謝老天,我對我的幸運萬分感激。

    也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覺得心境上蒼老了一點。   

    我三十幾歲了,身邊聽到的不再是誰愛誰,誰不愛誰,誰跟誰在一起,誰跟誰分手。我現在聽到的是陌生又可怕的病症,下午茶的熱門話題除了婚姻孩子,最常討論的是健康與養生。我知道,再過幾年,我們又再老了一點的時候,我們的話題又不一樣了……

    我問我自己,那麼多不完美、與折磨人的痛苦,究竟能怎麼面對?

    因為白天睡得多了,夜裡又開始失眠,看從前最愛的幽夢影,一字一句仿佛雨打芭蕉一樣,打在我的心裡。

    新月恨其易沉,缺月恨其遲上     

    從現在開始,我要為所有的小事心滿意足,新月與缺月,易沉與遲上,也都是一種人生。而那些生命裡最美好的小事、我時常忘記要想起來、以為每一天都會有的平凡日常,我要為這些瑣碎細微覺得幸福,我要看到我深愛的人就微笑,我要聽到他們的打呼聲覺得活著真開心,我要每一天都親他們一萬下。而且,我要好好把我的骨頭養起來,我要帶著我的兒子們去公園亂跑、我要去逛街買漂亮衣服、要和姐妹們去喝下午茶,我要和我先生手牽手去看電影,而不是他推著我坐輪椅一起去……

    我跟我自己說,我會好起來,而且會好好過日子,不一定每天都會開開心心,但是會平凡柔順。 

 

 

 

森朵媽媽的生活記事 |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嗨,我是森朵

森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